印度钢厂等待热卷需求
印度对自中国进口棒线材

能化系油领“熊”风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为我国供给侧结构化改革进行的第三

上钢联数据分享到:评论狄更斯在描述工业革命后时代称,“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伴随科技革命愈来愈向纵深迈进,世界经济的发展正以大踏步的方式前进,对于我国而言,与全球多国经贸交流的深入也伴随着对自身经济增长形势愈来愈深刻的认识与自省,中西方文化的激烈碰撞令世代相传的社会意识、历史人文、风俗习惯等悄悄嬗变,而其也同将影响中西方经济发展的方向与进度。

在这样的情形下,事实上我们更希望能有一位坐拥中西合璧背景的经济学者能为我们徐徐展开斑斓绘卷,告知我们现在境况如何、未来又会怎样?

交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洪灏便是那个人——他深受中西方结合的文化背景的共同熏陶,毕业于北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和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清华五道口紫荆商学院教授,也曽任职摩根士丹利、花旗集团等海外知名投行,现为cfa品牌形象代言人;中国跨境金融50人、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成员……他既深悉西方经济学体系结构与理论框架,又能与